banner
不过
2020-01-27 08:04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2010年7月28日,市中区执法局接举报,对这一在建“房屋”进行了查处。

2011年至2013年间,文庄村建设公墓,吴春启从套取的补偿款里支出了5316560.53元。2011年7月,吴春启竞选村党总支部书记,又拿出300余万元贿选村里党员。

事情要从2006年说起。当年,济南市市中区文庄片区纳入拆迁范围。2010年起,官方成立项目指挥部,开展土地征收、房屋拆迁补偿工作。作为文庄村党总支部书记,吴春启成为指挥部“地上附着物拆迁工作组”成员。而时任济南市市中区物价局副局长王福岩、市中区房管局职工杨珩,被借调到指挥部工作,王福岩任指挥部第三摸底测量小组组长,杨珩任小组成员,同组成员还包括七贤街道办事处工会主席张克志、文庄村村委会成员李德旺等人。

“实际上,吴春启所谓的房屋不能称为房子。”本案主审法官、济南中院刑二庭审判员刘建民介绍,吴春启的“房屋”共8000多平米,无门无窗无顶,就是在半山腰用建筑钢管一根根焊起来的铁架子。刘文友也供述,他们只是在山坡上简单地平整了一下,连地基都没打,刚搭起支架,就被查处了。

在吴春启带领王福岩、杨珩、张克志等人到西山测量这一“房屋”时,张克志当场提出这根本不是房屋,不能测量。吴春启找王福岩要求给予照顾,王福岩态度暧昧,竟称:“如果办事处同意,当事人、村民小组长都签字认可你的房子,我就签字。”

吴春启竟然做到了。当年8月17日,在自己的办公室,吴春启拿出事先扫描上张克志签字的两张空白调查表,对王福岩、杨珩提出要填表上报。

济南市检察院出具的鉴定意见证明:张克志的签名不是手写形成,而是复制形成的。

这个签名有些蹊跷,张克志事后表示,他从没在涉案的《房屋及附属物调查表》上签名。

济南中院认为,王福岩、吴春启利用各自的职务便利,相互勾结,虚构房屋,伙同刘文友套取拆迁补偿款,其三人的行为均构成贪污罪;杨珩受王福岩、吴春启的指使,在未现场测量的情况下,违反规定,在调查表上签字,致使国有财产遭受重大损失,情节特别严重,其行为构成滥用职权罪。

王福岩在明知吴春启没有房子、也没按规定测量的情况下,仍指使杨珩按吴春启提供的房屋数据画图填表。

王福岩的辩护人曾提出,吴春启套取的900多万元拆迁补偿款,绝大部分用于了上述两项支出,个人没有占有。不过,法院调查认为,这属于吴春启对赃款的支配,不属因公支出。

据吴春启讲,杨珩曾提出:“怎么空表上先有了张克志的签名?”“有房子吗?”王福岩答复,“都到现场量过了”。之后,吴春启在该表产权人一栏签上了“刘文友”、“胡方利”的名字,王福岩在表上签字确认,杨珩也按王福岩的要求签字确认,村民代表李德旺也签字确认。这些都搞定后,该调查表由王福岩上交指挥部监督审核组,作为发放拆迁补偿款的主要依据。

知道房屋拆迁有补偿,吴春启打起了歪算盘。他在文庄村西山租用他人土地,指使其经营的山东文昊建筑有限公司的员工刘文友、其妹夫胡方利购买建筑材料、焊接钢架,打算建简易房,意图套取拆迁补偿款。

他认为,要避免问题发生,必须加强监督,落实好规章制度。“在吴春启的这一案件中,拆迁小组定的政策非常好,需要多人签字才行。但在实际操作中,却因为有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导致问题发生。”刘建民说,在拆迁补偿等工作中,相关人员必须敢于担当,坚守责任。本报记者 马云云

但吴春启并未死心。8月上旬的一天,他向王福岩所在的测量小组谎称,他在西山上的“房屋”已经带头先行拆除,让王福岩等人去测量。

次年4月,吴春启又指使刘文友、胡方利,分别与指挥部签署了以伪造的调查表为依据制定的《拆迁补偿合同》,伪造了《空房验收单》、《房屋征收补偿费报领表》。

一切“天衣无缝”,吴春启如愿套取拆迁补偿款9181425元。他分给刘文友50万元、胡方利42万元。

最终,吴春启犯贪污罪,获刑15年;王福岩犯贪污罪,获刑10年;刘文友犯贪污罪,获刑6年;杨珩犯滥用职权罪,获刑3年,缓刑3年。

事实上,在文庄村的征地拆迁中,该村村两委全部沦陷,村两委成员均以不同形式、不同程度地参与侵占拆迁补偿款,目前全部被判刑。刘建民指出,这反映出基层治理中存在的问题,基层“苍蝇”贪腐不容忽视。

“这是一起较为典型的‘小官大贪’案件。”本案主审法官、济南中院刑二庭审判员刘建民说,与其他通过虚报面积等方式套取拆迁补偿款的违法行为不同,吴春启的做法是“赤裸裸的”,因为他“压根就没有房子”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nbtenglong.cn福建省三明市咀油佛教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- www.nbtenglong.cn版权所有